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手的IT生活

实践、学习、思考、分享,IT生活每一天。http://haoweiNet.c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事企业IT运维管理工作,工作中对微软产品与技术有全面的接触和应用。我的关注:IT业内动态、微软技术、网络安全、管理、个人提高、Web2.0

网易考拉推荐

评论:为什么要妖魔化华为--我真的不理解  

2007-09-14 18:36:17|  分类: IT业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新闻来源:卧狗岗 - 歪酷博客

当我们要攻击华为,或者想以华为炒卖报纸时,最好想一想,在中国,还有没有一个企业,会如同华为一样,如此低调地面对失实报道?在一个“富士通面对事实尚且敢反诬记者”的时代,我们或许真的不该用歪曲的话语,来妖魔一个优秀的企业。

对于新员工张锐的逝世,尽管有一些媒体做了“非客观性描述”的报道,例如《南方都市报》的《华为26岁白领自缢身亡 公司称其不负责只赔一万》,但是当我们细究时,可以发现,缺乏社会责任感和事实责任感的痕迹,在报道中明显异常。而华为,则再次给出了错位的温暖,给该员工以一万的丧葬费,也称为抚恤金——其实抚恤金的名头不必,丧葬费则可行。

这和2006年《南方日报》报道华为职工胡新宇的方式如出一辙,当时的标题是说,《一名华为青年之殇 过劳死拷问IT业“床垫文化”》,那篇牵强附会的文章,硬生生地将25岁的胡新宇摁在过劳死的椅子上——尽管文章开头就已经提及,胡新宇的死因是病毒性脑炎。

用谎言刺探神秘,值得吗?

我不知道这两篇报道背后所站立的同行,他们在执笔时是抱着何种心态——毫不负责人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的时候,他们是否懂得他们所写的汉字的涵义?抑或,在他们看来,写下文字,真的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工资及收入?

一个工作3年的人,竟然脆弱到两个月内需要父亲两次探望,并且被记者描述成“白领”,同时继续玩弄文字游戏,“公司称其不负责只赔一万”。“其”是谁呢?张锐?华为?

既然是白领,为何3年过去(张锐2003年毕业),家中所欠5万元债务都没有清还?——即使无法清还,为何毕业时5万,自杀时仍然有5万之多?父母下岗无能力,作为年轻人,更应该发奋图强。

 “一个个多月后,父母接到了儿子的电话。张锐表示,因为工作压力比较大,他想不干了,并征求父母的意见。对此母亲明确表示不同意。由于惦记着儿子, 母亲催促父亲去深圳劝说孩子不要放弃这份工作。7月1日, 张锐父亲买了张站票,带了个小板凳坐车到了深圳……”在看似客观的笔端之下,仍然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在作祟——《华南都市报》的这篇报道,显然是用屁股思考 的——张锐的情形,即使不在华为、在任何一个公司,都有可能出现类似的状况,我们只能叹息,一个年轻人,最终选择了一条不该走的路。

在写这段文字时,我也在思考——仅仅同样作为一个记者的思考——我们的媒体,正在我们的社会中,充当哪种角色呢?媒体受到尊重的原因是什么?媒体受到鄙夷的原因,又是什么?——这个问题,似乎不我有资格回答的,尽管我也同样在媒体呆了多年,并且至今仍然还有着记者的名头。

谁了解华为?外界,还是他们自己?

我也曾经写过一些华为的文章,有的刊登在报纸上,有的就放在博客里。在写这些稿子的时候,我总是这样一个疑惑——谁最了解华为呢?外界?竞争对手?还是他们自己?

在或主动、或被动的神秘化之后,华为正在被有些别有用心的媒体试图妖魔化。华为不过是一个公司,而不是一个政治实体,甚至于,它不拥有中兴所拥有的“潜在资源”,它只是在表象上拥有更多的攻击性,这种攻击性,或许触犯了其他竞争者的利益,于是,潜移默化的攻击,由竞争对手(我们也俗称“友商”)和媒体联手做出。

只有进入华为的人,才能够在数年、甚至多年之后体 会到,当初在华为的“新员工培训”带给他们多大的收获——包括国际上的所有电信设备商、以及国内所有的电信设备商,没有一家公司,能够针对一个初级的销 售,做两个月的免费的专业培训,同时还按照正式员工支付工资——这样的情形,现在仍然在华为继续着。

即使我如此说,也不能代表我就能体会到这种收获——也有的人将其称作“洗脑”——因为我不在华为工作。

一些面对华为的可笑报道背后,理由显得那么的理直 气壮:我这样写,就是因为华为没有接受我的采访,没有公开它们自己的秘密——那么,你又凭什么让华为来向你公开“企业的心扉”呢?换句话说,当我们走在路 上,一个陌生的人突然跑来,没有足够信任的沟通,就说,“告诉我你的想法、你的做法、你的习惯吧”,你又会如何想呢?

华为在国际上一些合同的担保如何做的?华为当前的现金流大致情况如何?华为在存储领域到底能做成什么样子?到现在并没有媒体去认真地思考和寻求答案。

即便是从社会热点看,华为如何安排他们的员工?任正非针对作风、学习、心态的不同文章,在他们的员工内心里的真实想法如何?没有媒体认真地去报道。

更有甚者,针对华为这样,已经采用标准国际流程来 控制企业内部行为的公司,出现招聘到张锐这样明显存在性格缺陷的员工的情形,原因何在?招聘体系如何建立的?到目前为止,没有记者去跟踪——大家只是在张 锐的自缢问题上,寻找表象的痕迹,添加无足轻重的谈资。这种做法,无疑是对华为完全不了解的体现,也是对死者不负责任的打扰。

有谁还比华为更优秀?

因为一直在通信口“混”,我接触的通信类企业,也 算是多的——但是恰恰巧合的,我从来没有和华为的公关部有过太多的接触,甚至可以说,我从来没有正式和华为接触过,尽管有些朋友也已经相当熟悉——在他们 去华为之前,而在他们去华为后,我也只是间接了解到华为的情况,看到他们的员工如何在家工作,如何在打牌到一半突然离场去工作。

很多人在提及任正非的时候,总是以神秘感、家长制作为主线条。然而,很少有人去想一想:为什么华为、任正非中国市场中拥有这么大的名气,以至于这种名气甚至超越了行业的界限?

——有多少人知道中石油的领导者是谁?

——有多少人知道中国规模最大的私营企业是哪个?

——有多少人知道,华为在公益上的投入已经是个相当庞大的数字?

——又有多少人知道,华为改变了通信行业曾经大家习以为常、认为理所当然的事?

在中国,从来没有一个企业,能够如同华为这样,“不依赖行政”、“不依赖政策”、“不依赖炒作”、“不依赖忽悠国家经费”,而走到如今的境地,能够将超过2万的优秀人才集中起来——这2万优秀人才中,更多的人是在做事,而不是“混”事。

很多人认为,在中国,“混”事的陋习已经从政府、研发机构、标准组织,渗透到了企业,特别是少数大型国有企业。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,“混”事、机构臃肿、人员冗余等问题,也同样在很多国际企业中存在。

而在华为,更多的人感觉到的是压力,这种压力,并非企业强加给个人,而是整个企业的危机感,促使其中的每一个人将压力潜藏于心。

在这样的危机感下,还有哪个企业,能够在企业文化上超越华为?中兴?大唐?普天?

企业文化尚且如此,又有哪个企业能够在面对华为时,敢于拍着胸脯说,自己有超过50%的胜算?思科?西门子?爱立信?

所以,当我们要攻击华为,或者想以华为炒卖报纸时,最好想一想,在中国,还有没有一个企业,会如同华为一样,如此低调地面对失实报道?

——在一个“富士通面对事实尚且敢反诬记者”的时代,我们或许真的不该用歪曲的话语,来妖魔一个优秀的企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